当前位置: 主页 > 综合资讯 >

盛希泰:拥抱创业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时间:2016-09-23点击:
经济观察报 盛希泰/文 从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形势来看,中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以前大家寄希望于V型,认为触底之后会迅速反弹。后来许多人认为是U型,认为触底之后可能会徘徊一段时间,然后经济开始腾飞。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无论是经济学界还是企业界似乎都习惯了这种思维方式。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经济长期积累的问题短期内还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长期以来,就经济增长的动力而言,我国在投资方面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其次是出口,消费占的比重最低。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之下,中国经济可能会长期处在在L的底部位置。尽管现状并不乐观,但我认为这是这个时代正常发展所面临的历史阶段。“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正是在这个阶段被提出。

从存量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已然很悲观,现在只能依靠增量。我认为增量的最大动力源自于新企业的发展,而新企业无疑来自于创业。从这个逻辑来讲,我不认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一种运动,因为拥抱创业是当下历史发展阶段所面临的必然选择。

大时代的机遇

近年来风口这个词已经被提烂,以致于现在大家对“风口”这个词避之不及。在我的语境里,风口没有过多的含义,它的本质还是机遇,也是对势能的一种把握。

我常常觉得,人不能盲目夸大自己的能量。很多时候,我们更需要冷静地思考自己是否踩在了正确的点上。踩对了点事半功倍,踩错了点可能一事无成。人要懂得选择,也要清楚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认清时代的步伐非常重要。

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我认为中国存在五个重要的机遇,可以概括为“五机叠加”。

第一是革故鼎新的历史契机。我认为新中国有3个重要的30年,毛泽东时代的30年让中国站了起来,邓小平带来的改革开放30年让中国富了起来,而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第三个重要的30年。我认为这会是一个全新的30年。只要中国能够保持稳定的发展环境,未来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完全有可能和美国并驾齐驱。

第二是我们常常提到的“消费升级”。近年来大众生活更为富裕,消费能力大幅度提高,也越来越需要更高质量的服务和产品,因此消费升级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在这个前提之下,人们在精神层面也有更高质量的消费需求。因此传媒、文化、娱乐等产业都在不断酝酿新的机会。

第三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在中国,现在有超过10亿人在使用手机。可能我们很少注意到,10亿这个数字实际上超过了所有发达国家的人口综合。理论上,10亿人可以同时在线,10亿人所带来的能量注定是不可思议。伴随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传统PC端的流量有了重新分配的机会,也迎来了互联网创业的新天地。

第四是90后的崛起。从时机上来讲,90后刚刚成长为社会的新兴力量。无论是50后、60后,还是70后,他们都不具备像90后一样自由的思维。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讲,按部就班地上下班是一种正常习惯。改革开放之初,甚至有很多人看来去民营企业上班是一种耻辱。但90后和他们都不一样。90后成长在互联网迅速发展的时代,他们拥有全新的思维,全新的理念,不拘泥于传统,善于接纳新事物。他们更拥抱自由,也更尊重市场。在某种程度上,90后的崛起为这个时代铺垫了最令人激动的土壤。

第五个机遇源于过去积累的诸多问题。正是因为存在很多问题,那些敢于发挥聪明才智去解决这些问题的人注定会站在时代的前沿并享受成功的欣喜。比如:医疗健康、食品安全、农业、环保等领域都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痛点,谁能解决痛点谁就能把握机遇。

投资的情怀:关注科技

近10年以来,我国一直致力于调结构和保增长,二者看上去更像是一种面和水的关系。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却始终都像是一摊拔不出来的泥。长期以来我们都太以GDP为中心,关注的也都是如何确保快速增长,数量大幅度提升,质量却存在很大问题。钢铁、煤炭、石油、化工等领域存在严重的低端产能过剩,一旦真正开始调结构,增长放缓就非常明显。

有一个段子关于全球钢产量排名,第一名是中国(不包括河北),第二名是河北(不包括唐山),第三名是唐山(不包括瞒报),然后是日、美、印、俄、韩、唐山(瞒报产量)、德国。戏虐之于,也足见我国产能过剩的问题。

然而,讽刺的是尽管中国是一个钢铁生产大国,却生产不出圆珠笔头上的圆珠,目前仍然需要进口。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在供给方面长期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每年春节期间中国赴日本旅游的人数超过四十万,大家争相购买电饭煲和马桶盖。

在很大程度上,我认为供给侧改革与大众创业以巧妙的方式结合在了一起。国家鼓励创业和创新,在支撑经济发展的同时,让经济结构可以朝着一个更健康的方向前进。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科技类创业有着独特的意义。

相较于美国而言,中国在科技创业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美国集中了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就这一点而言目前中国很难比拟。如果对比中国与美国的创业,我们不难发现美国创业者更多以科技创新为导向,而中国更多是模式创新。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我看过非常多的创业项目,但是大多数中国创业项目的特点是科技含量很低。

如果创业投资还要做一份情怀的话,之于我个人而言,我希望更多地去关怀那些更具有科技含量的创业。我相信科学技术的进步才能真正改变世界,才能给人类和社会带来最直接的福祉和进步。我们希望能够支持具有这种想法的人,尤其是支持那些具有核心技术的创业者。从投资维度来讲,科技创新类的项目也更加安全,风险相对更低。科技创业天然自带门槛,技术本身就构成了创业的护城河,在起步时就跟别的创业有很大不同。

除了投资科技创业之外,洪泰也正在打造一个服务于智能硬件创业者的孵化器。据我所知,很多优秀的智能硬件初创项目在创业初期往往在供应链管理环节相对薄弱。以智能腕表为例,至少需要100个零部件,背后的供应商数量庞大,种类繁多。

我们在中关村有自己的生产线,可以帮助有需求的创业者进行样品生产。此外,我们的厂房也有实验室的功能,可以为硬件创业者提供产品加工和制作所必须的配套设施。对于处在创业初期的创业者来说,洪泰的智能硬件孵化器能够最直接地帮助他们在供应链上进行完善。此前我遇到过一个台湾的团队,产品做了两年也没能落地,通过我们的帮助,两个月就把产品做了出来。

创业的特质:重在选择

早期天使投资关键是看人,因为没有数据,模式也未经市场验证,在这种情况下,项目能否成功更多依赖于创业者在各方面的素质。创业是一个异常艰难的事情,可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考验的是创业者的综合能力。创业究竟要满足哪些指标?我认为很难量化,也很难直接描述,更多是靠意会。

能够用语言描述的哪些特征,往往流于事物的表面。如果一定要做一个界定的话,我认为创业最重要的一个能力就是选择。选择不仅仅意味着判断正确,还意味着能够把所有不利的因素转变为有利。一个懂得选择的人,会明白如何用人,如何分配时间,如何弥补自己的短板和不足,从而可以利用好一切可以触及的能量。就像毛泽东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一样,创业者可以让每种力量都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流动。许多创业者身上都有这种特质,他们是为了创业而生。

创业不是一门学科,教人创业也不现实。马云绝不是可以通过培训而产生,光靠创业导师也很难再调教出一个马化腾。就一门学科而言,我认为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启发人去思考。任何一门学科,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件事情,往往是1%的精华,99%的废话。现在很多大学教授,蠢就蠢在总是给学生强调99%的废话,却无法启发学生去沉淀那1%的精华。

我喜欢有决心的创业者。我会更关注那些靠自有资金创业的人,因为这更能表明创业者的决心。电影《霸王别姬》里有一句话叫“不疯魔,不成活”。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舞台上,想要成“角”就必须肯坚持。如果天使投资更像是一场赌博,我们喜欢豪赌那些全力以赴的人。

我非常讨厌“职业创业者”。有人说创业是个坑,我不完全认同。我认为某些“职业创业者”才是挖坑的人,既埋自己,也埋投资人。有一些背景还不错的人,有过大公司的从业经历,也可能自带BAT光环,乍看之下只觉大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些人把创业当做职业,随便找一个行业切入,大胆融资,很快失败。然后又寻觅了另外一个完全不相关的行业,又有人给钱,又失败。他们不应该叫“连续创业者”,连续创业者是成功的创业者。“职业创业者”是一个贬义词。

尽管我认为大众创业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但绝不意味着人人都适合创业。一个人在决定创业之前,应该先想想自己能吃几碗干饭,眼睛大肚子小的人注定会失败。近年来投资吹起了很多泡沫,但天使投资人也越来越冷静,市场也更加成熟。寒冬来临时天气很恶劣,却能把大自然里的病菌给过滤掉,让益生菌留下来。如果项目很差,创业者的个人素质也很差,自然而然会被寒冬所淘汰。

(本报记者高阳采访整理)

 

------分隔线----------------------------